针对新ETC系统收费等问题交通运输部全面整改便利群众出行

针对新ETC系统收费等问题,交通运输部回应——

全面整改 便利群众出行

从司法实践看,部分金融违法犯罪违法成本较低,难以形成有效震慑,重复犯罪时有发生。以非法集资犯罪为例,集资诈骗罪的证明标准较高,司法机关一般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定罪量刑,但集资诈骗罪最高刑期为无期徒刑,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最高刑期为十年有期徒刑,二者差距巨大。而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中,尽管犯罪数额从几百万元到上亿元不等,但量刑均为三年以上十年以下,难以达到罪责刑相适应。

正采取措施保系统运行、保站点畅通

“在这次撤站过程中,各地客车通行费收费标准没有调整,变化的是费额取整规则和按照实际通行路线实现精准收费;为实现货车不停车快捷收费,货车收费则由计重收费改为按车型收费,各省份也重新核定了货车收费标准。”吴德金表示,交通运输部此前要求各地核定货车收费标准时,应严格按照“两个确保、一个降低”的要求,即确保在相同交通量条件下不增加货车通行费总体负担,确保每一类收费车型在标准装载状态下的应交通行费额均不大于原计重收费的应交通行费额,实现新的收费标准对应吨位比满载吨位至少降低10%。

对这些问题,吴德金解释道,撤站之后,高速公路的精准计费是通过ETC门架系统分段收费进行的,即车辆每行驶经过一个ETC门架,系统就会相应计费,“系统本应在形成完整的全程扣费账单之后,再通过短信或APP推送给车主。目前出现频繁推送的问题,主要是因为系统切换前期不稳定,有时将分路段的账单推送给了客户。”吴德金表示,交通运输部已要求各地严格按照技术方案要求,完善信息推送系统设置,让公众准确及时获知相关信息。

吴德金告诉记者,目前,交通运输部已经部署各地严格按照技术方案,及时落实短信推送和APP查询工作,保障公众及时获知通行费额,“同时,我们也根据广大车主对出口显示费用的要求,研究制定了费用显示的技术方案,下一步将加快推动相关工作,争取尽快实施。”

“分析金融犯罪案件,反映出金融法律供给与金融发展需求不平衡、现代科技监管手段应用不足、刑事处罚威慑力不足等主要问题。”吴春妹认为,目前我国金融监管手段较为单一,穿透式监管难以实现,发现风险和防控风险的能力有待进一步提升。

“金融犯罪,追赃挽损是重要一环。大部分涉案公司在案发后,剩余资产很难覆盖全部投资金额,查封、冻结、扣押范围较为有限,致使部分犯罪嫌疑人直至服刑完毕也无法偿还投资者损失。吴春妹建议,应当探索建立以政府为主导的资产处置机制,综合运用民事、行政、刑事等手段,提升追赃挽损效率。

部分人工车道拥堵加剧、通行卡不识别、收费额显示错误;一些车主感觉收费有所提高……自1月1日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新的不停车快捷收费系统并网启用以来,系统运行总体稳定,但也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1月17日,针对社会关切的问题,交通运输部公路局局长吴德金、新闻发言人吴春耕在交通运输部例行发布会上作出回应。

“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要对全国所有收费站、收费车道的软硬件系统进行全面升级改造,实现互联、互通、互认。”吴春耕表示,针对系统切换初期出现的问题,交通运输系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保系统运行、保站点畅通:建立交通运输部、省交通运输厅和高速公路收费站三级调度联动机制,对全国联网收费、高速公路收费站实行24小时监测,发现拥堵缓行长度超过500米的,立即启动协调机制,及时调度疏导,防止大面积堵车;认真受理公众举报投诉,对公众反映的问题线索逐条核实、处理、回复,维护高速公路使用者的合法权益。

关于ETC车道出口不显示全程费用的问题,吴德金回应说,新的联网收费系统是一个离线系统,在ETC车道出口计算某车的全程通行费用时,需从沿途各个ETC门架系统中调用该车的通行计费记录,加上系统的计算时间会大于车辆通过ETC车道的时间(270毫秒),“按照‘通行优先’原则,ETC车辆‘先通行、后扣费’,新收费系统是通过短信、APP查询告知全程费用的,但在系统切换初期,两种方式落实得都不太理想。”

非法集资案件持续高发,隐蔽性、欺诈性特征凸显

以朝阳区检察院办理的“华融普银案”为例,被告人蒋某、董某伙同他人成立了两家公司,借发行理财产品、投资项目为名,以高额年回报率、返本付息为诱饵,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直到公司因无法兑付到期钱款而案发。经审计,两家公司共向3000余名投资人非法吸收55亿余元资金,造成投资人经济损失34亿余元。

吴德金介绍,此前,各地通过法定定价程序,制定了相关收费标准,并在1月5日前全部公之于众、作出解读,交通运输部也已要求各地深入开展收费标准复核,“对不符合要求的,要通过降低收费标准或者差异化收费的方式落实,绝不允许借机违规涨价,增加企业负担。对大家反映的费率上涨的问题,我们将责成相关省份逐个核实、查明原因、依法妥善处置,切实维护公众合法权益。”

建议探索建立资产处置机制,提升追赃挽损效率

撤站并网之初,新的收费系统出现了不够稳定的情况,给部分ETC用户的正常出行造成了不便。“针对这些问题,我们成立了技术保障小组,组织技术骨干团队对基础薄弱和运行不稳定的省份开展指导。从升级出入口车道软件、优化收费计算模块、提高ETC门架系统识别率等方面不断优化系统,提升运行效率和收费的准确性。”吴德金告诉记者,据不完全统计,各地升级车道系统软件200余次、升级和优化费率计算模块800余次、调优客户服务APP和短信小程序30余次,“近期,我们已部署开展‘清零行动’,对系统进行再排查梳理,争取在春节前全面完成所有问题整改,推动系统运行全面向好。”

犯罪分子还抓住投资群众对“保本”的底线要求,将非法集资包装成借贷、股权投资、购物、办理年卡等正常等价交易行为,误导投资群众,再以高息、回购、返现、附赠商品等形式承诺高额利息,环环相扣引诱投资人踏入非法集资的陷阱。

对此,朝阳区检察院建议,相关部门应提升金融监管能力,强化金融犯罪打击力度,探索建立涉众型金融犯罪案件涉案资产处置机制,有效保护金融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近两年,网络借贷平台逐渐进入风险集中释放期,涉网络借贷平台刑事案件数量猛增。据白皮书披露,2019年,朝阳区检察院受理的涉案金额超过亿元的非法集资案件中,涉P2P网络借贷平台案件就有23件,占案件总量的27%。

绝不增加企业和百姓出行负担

自2014年,私募基金登记备案制度确立以来,私募基金领域创新活力持续迸发。一些非法集资公司打着私募基金的幌子从事违法犯罪活动,一些合规私募基金机构在募集、使用资金的过程中也存在着突破监管规定的违法犯罪行为。

“随着半个多月来的不断磨合和完善,收费系统运行情况不断向好。”会上,吴春耕用一组数据介绍了撤站以来的通行情况:目前,客车的ETC使用率保持在76%左右,货车的ETC使用率由1月1日的17.04%增长到1月14日的19.65%;车辆通过出入口收费站的速度比去年同期提高了13%;出入口日均拥堵缓行500米以上收费站的数量比去年同期降低21%,平均拥堵时长比去年同期降低10%;客车、货车通过省界的时间分别由原来的15秒、29秒降低为2秒、3秒。

有车主反映,撤站之后通行费变高了。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是收费方式变了吗?

按规定,私募基金不得公开向社会大众宣传。但犯罪嫌疑人不仅对投资人、投资金额等不作任何限制,而且通过各种虚假宣传吸引投资,甚至与投资人签订股权回购协议、让关联公司出具担保函等方式打消投资者对投资风险的顾虑。一些在金融活动中承担现金支付、结转,资金审计,法律咨询服务等职能的第三方机构违规操作,也助长了非法集资、套路贷等犯罪行为。

各地将复核标准,杜绝借机违规涨价

对此,吴春妹建议,司法机关与金融监管部门应密切配合,通过完善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之间案件移送、信息共享和会商研判等机制建设,构建金融犯罪打击合力。同时,合理区分行政处罚与刑事处罚界限。

力争春节前实现收费系统稳定运行

“下一步,我们将切实提高服务意识,尽快解决目前存在的问题,绝不给广大人民群众‘添堵’,绝不增加企业和百姓出行负担,让更多群众享受改革红利、享受便利出行的实惠。”吴春耕表示。

撤站后,货车收费标准作了重新核定

白皮书显示,今年以来,非法集资案件呈大幅增长态势,涉案金额屡破新高,涉案范围更加广泛,大要案频现。在朝阳区检察院受理的非法集资审查起诉案件中,涉案金额过亿元的就有84件,其中,涉案金额超过5亿元的15件,超过10亿元的7件,超过100亿元的2件。

“随着互联网金融的迅速发展,金融行业高精尖人才聚集,非法集资犯罪主体也呈精英化趋势。”朝阳区检察院副检察长吴春妹说,金融犯罪也呈现组织化、集团化的特征,金融犯罪集团层级分明、组织架构完备,常常以产业链形态运作。

还有一些车主反映,在使用ETC走高速时频繁收到扣费短信,对此颇为不解。也有许多车主希望,能够实现出口“一次性结算、显示总费用”。

近年私募基金犯罪增长较快,风险逐步显现

吴德金还告诉记者,为进一步提高收费透明度,交通运输部正组织相关单位开发APP或小程序,“投入使用后,公众可以直接输入起止点、行驶路线,自行查询出相应路费。”

排查系统技术问题,完善信息推送设置

此类犯罪手法也在不断翻新,隐蔽性、欺诈性特征更加明显。在赵某某等集资诈骗罪一案中,涉案公司以炒黄金现货、期货等为由包装理财产品,这类投资理财产品专业性强,很容易诱人陷入圈套。